2018-10-19来源:通讯产品加工新闻网

前言“Snipe”一词最早来源于生活在苏格兰和英格兰沼泽地中的一种猎禽,这种猎禽体型纤小,飞行快速敏捷,是猎人们很难击中的目标。在当时能用燧发枪击落一只这样的鸟的人在旁人眼中就算的上是一名神枪手,这也就逐渐演变成18世纪中期当地的一项运动,而且到了19世纪末的时候已经非常盛行,人们称之为“狙击(Sniping)”,也就是今天“狙击”一词的起源,但究竟是谁最早创造了这个词已经无从考证了。今天的人们往往用“狙击手(Sniper)”这个词来形容使用步枪射击的人,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只有极少数射术精良的人才配的上“狙击手”这一称号。在很大程度上,装备并不是关键,因为拥有一支安装了光学瞄准镜的射手并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狙击手,相反,许多优秀狙击手的装备往往只是一支普通步枪和望远镜。一直以来,人们对于狙击手的情绪是复杂的,甚至包含了某种憎恨和厌恶。参加过一战的狙击手弗雷德里克(Frederick)认为:由于作战任务的独特,狙击手通常是很难与普通步兵和睦相处的,甚至在当今各国的作战部队里也是如此。毕竟人们把自己的生命看得非常神圣,在毫无预示的情况下用狙击的方式夺走人的生命似乎是一件很罪恶的事。也许正因为这样,狙击手们很少谈及自己的作战经历。事实上,战争中狙击手是很少被当成是英雄的,最多只是一件令人不快的必需品。狙击手的存在带来了另一个严重的后果。由于狙击手们只用简单的通过十字准星就可以决定对方的生与死,甚至可以决定何时何地。人们为了除掉这些可怕的敌人,开始毫无忌惮的使用高爆弹药杀伤对方和进行无区别的大规模轰炸。狙击手约翰.法切尔(John Fulcher)曾于1944年在美军第36步兵师服役。在一次作战中发现了一支刚刚补充到前线的德军增援部队。“我很快瞄准了一名军官并击中了他的腹部,他表情惊讶地倒在地上”,法切尔回忆到,“当我完成退弹重新瞄准他时,他已经死了,他完全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大多数士兵来说,战争无非就是服从命令行事。但狙击手有所不同,曾在越南战场服役的美军狙击教官罗伯特.拉塞尔(Robert.Russell)认为:“狙击作战是十分个性化的,狙击手必须冷静地隐蔽自己,耐心细致地选择目标”。尽管扣动扳机的瞬间,目标的面容往往清晰可辨,但感情用事是绝对不允许的。对于前线作战的普通步兵来说,他们对战壕对面的敌人其实并没有多少憎恶之情,他们只是奉命执行任务,在战斗中可以尽可能的设法保全自己和战友,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仍可能幸运的走下战场。战死自不必说,即便不幸受伤或者被俘,最后生还的机会还是非常大的。但是狙击手的命运便难以把握了,由于交战双方对自己的战友被冷枪射杀怀有极大的仇恨情绪,敌方的狙击手在投降被俘后被就地处决也是常有的事。狙击手们非常清楚自己在执行任务中所冒的风险,他们生存的渴望和战场上的其他士兵完全一样。这就要求狙击手们必须付出更大的努力对自己进行良好伪装、为自己精心选择阵地和战术。

编辑:
关键词:劝主赌博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