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来源:逐浪小说新闻网

2016年3月8日,国际妇女劳动节,我去探望我的恩师张是廉。与恩师虽同住省城福州,转眼也有四个年头不见。此间除了在市郊大学城授课,我主要忙于服侍身患骨髓瘤的家父住院治疗,直至去世,享年89岁。记得上次与恩师张是廉见面是在2012年10月19日,地点位于协和医院体检中心。其时福州大学安排享受二级保健待遇的资深教授进行一年一度例行体检,赶上我的原单位福建省文联也在这一天安排离休老干部体检,我就凑巧见到了恩师张是廉。说起来,自从1931年12月出生的张是廉先生于1992年年初离休后,尤其是我于2006年1月调出《福建文学》杂志重返高校执教后,我俩之间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令人高兴的是,那天见面,除了老年性高血压,恩师身体挺棒,一如既往地跑前跑后,热心地帮助他人。譬如比恩师年长一岁的原《福建文学》副主编(后任《当代文艺探索》主编)魏世英先生,尽管依旧仙风道骨,却精神不振,恩师与魏世英(笔名魏拔)是老同事,私交甚好,故而上前照应。如今我十分敬重的魏世英前辈已于2014年12月22日凌晨病逝,享年85岁。我一直不忘一个情景。那是1985年8月的一天,地点在福建省文联大院内,一棵苍翠遒劲、树冠如巨伞的老榕树下,恩师张是廉向我交代一个工作任务,正好遇上“左联”老作家马宁先生双手别在身后慢悠悠踱来。于是恩师向我介绍马宁前辈,向马宁前辈介绍新来乍到的我。祖籍闽西龙岩的老作家马宁(原名黄振椿)是个长寿者,一直活到了2001年12月10日,以92岁高龄在福建省老年医院去世,成为“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最后一个辞世的盟员。我在马宁前辈辞世15年后,专门写下报告文学《“左联”最后一个作家马宁》纪念之,发表于2016年7月号《中国作家》杂志。此是后话,我们还回头讲我的原单位福建省文联。

编辑:
关键词:原油投资是赌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