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7来源:李家镇新闻网

原标题:中消协向酷骑发公开信 称尚有数亿押金未退还消费者 要求相关负责人配合调查从今年8月份以来,华商报一直关注着酷骑单车退押金难的问题。昨日,中消协发布公开信,点名要求酷骑公司法人代表张夫芝、股东毕言以及原CEO高唯伟配合调查,回应用户退押金问题。已收到相关投诉21万人次从8月份开始,酷骑单车出现退押金难的问题,至今仍有大量用户反映押金无法退还。今年11月份,酷骑公司停止北京公司现场退款,然后公布三部退款电话,但电话很难打通。12月5日,中消协约谈各共享单车企业,但酷骑公司方并未出席。昨日,中消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封“致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公开信”,要求酷骑公司相关负责人配合调查。公开信中称,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关于酷骑公司投诉21万人次。并且中消协方面也收到消费者大量有关酷骑公司的情况反映,截至12月11日,共收到投诉咨询电话672人次,请求诉讼信1500余封,消费者诉求主要集中在要求退还押金、预付资金、控告涉嫌集资诈骗等。据初步调查,酷骑公司自2016年11月18日成立以来,认缴资金10亿元,注册用户近1600万,先后投放车辆140余万辆。酷骑公司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目前除退还了少部分消费者押金外,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不仅如此,酷骑公司人为设置押金退还障碍,先单方面关闭网上、电话等退款通道,后关闭酷骑单车总部现场退款通道,并公告成都市某住所为退还押金地点。但经调查,该退款方式子虚乌有,误导了大量消费者持续前往。中消协两度约谈酷骑均未亮相中消协表示,押金作为消费者租用特定标的物的担保资金,是消费者的个人财产,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处置,应当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酷骑公司大量挪用消费者押金,对于消费者退还押金诉求采取无人回应、不提供真实联系方式、回避问题解决等不负责任的行为,严重违反相关规定,严重侵害了消费者财产安全权、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为此,中消协公开要求酷骑公司及张夫芝(法定代表人、股东)、毕言(股东、监事)、高唯伟(原首席执行官)等相关责任人,主动与有关部门或中消协取得联系,就消费者的押金、预付资金的存管、占用等情况进行详细说明;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切实做好善后处理,依法承担企业及个人应负法律责任;回应消费者关切和公众质疑,向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开道歉。中消协方面还表示,今年3月23日和12月5日,先后两次集体约谈共享单车服务企业就相关问题进行说明,酷骑公司均未到会。对此,一位工商内部人士表示,中消协采取公开点名方式要求企业相关负责人配合调查比较少见,他推测使用这种非常规的方式是希望酷骑方面能够重视此事。律师说法消协有权提起公益诉讼昨日,中消协的公开信引起众多网友的热议。网友“烟云”表示,酷骑公司这种行为涉嫌利用共享单车企业非法集资,应该按刑事案件处理酷骑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有网友表示,酷骑公司挪用用户几亿元押金不还,相关部门应该将酷骑公司法人代表、股东等相关负责人全部列为老赖,冻结他们的名下的账户和资产、限制他们乘坐飞机,或者工商部门将这些人列入诚信黑名单,在他们偿还所有押金之前禁止在国内从事任何经营活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其实酷骑退押金的问题除了用户自己起诉外仍有其他解决办法。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规定,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规定其实是赋予了消协组织成为合法的公益诉讼主体资格,这是一种公益诉讼,从酷骑单车用户数量上看也符合规定中要求。截至昨日发稿时,酷骑方面未通过任何渠道回应此事。 华商报记者张成龙

编辑:
关键词:新宝娱乐2